在浦東某核心商務區,幾位老阿姨通過“線上下單、線下送飯”的 O2O 方式,將她們的 “阿姨私房菜” 做得紅紅火火。

在被就餐難問題所困擾的白領群體中,阿姨們是個傳說:行蹤不定,需提前專程預約 ; 菜品精致,可根據私人要求定制 ; 限量發售,手快有手慢無。在周邊餐廳人滿為患、一份簡餐動輒四五十元的情況下,這支送餐奇兵簡直成了福音。

 

阿姨私房菜征服核心商圈

作為活躍於 CBD (中央商務區) 中的民間 O2O 大軍一員,周阿姨的故事頗有傳奇色彩。

周阿姨原本是個裁縫高手,一次偶然的機會,留了一個 “大戶” 在家吃了頓飯,誰知這位大戶甚是喜歡,於是索性讓她當自己的“私家大廚”。後來,“大戶” 舉家出國,甚至考慮帶上周阿姨,但由於周阿姨的兒子面臨高考,只好拒絕了“大戶”的邀請。

“大戶” 走後,將手藝精湛的周阿姨介紹給了他在浦東某 CBD 工作的朋友,讓周阿姨每天中午為他們開小灶。沒過多久,靠著口碑傳播,周阿姨的生意竟越來越紅火,常常是一個辦公室的白領中午都訂了周阿姨的飯,也有越來越多的阿姨加入到了 “私房菜大廚” 隊伍中。

由於只是小範圍經營,並非持證餐廳,阿姨們頗為低調。記者以食客的身份,訂了周阿姨一份盒飯,才見縫插針與她攀談起來。

對於推出 “私房菜” 的初衷,周阿姨說:“ 我就是喜歡燒燒弄弄,但家裡燒太多又吃不掉,所以退休後就找了幾個阿姨合伙,一起給白領送飯。 ”

“阿姨私房菜” 在該商務區白領圈內已經頗有知名度。其實,她們的訂餐模式很簡單,通過電話、短信、QQ、微信等線上渠道接單,第二天再到 “承包” 的幾棟寫字樓下,通知白領下樓取飯,完成線下交易。盡管周阿姨是較早的發起人,但她的接單方式比其他阿姨要傳統:不用微信和 QQ,只接受短信和電話預定。

由於是 “私家廚房” 定制,阿姨們不會接太多單。以周阿姨為例,每日限量 30 份,她說:“ 前段時間兒子高考,量不能太多,以後數量可能會增加。 ”

 

“私房盒飯”填補市場空白

事實上,阿姨們盒飯生意的紅火並非偶然,浦東這一 CBD 每天中午十一點半以後,諸如吉野家、港麗茶餐廳等常常是人滿為患,隊伍排出好幾米開外,唐宮海鮮坊、俏江南等高檔餐廳的套餐至少在 40 元,價格不夠親民,而便利店的盒飯則供不應求,20 元一份的 “私房盒飯” 自然成了追捧的對像。

“ 每天的午飯都是個問題,中午一共休息兩小時,排隊就排掉半個小時,不如訂份盒飯,大熱天還不用出去,又吃得放心。 ”白領陳小姐的這番話反映了該區域白領的心聲。

周阿姨一年多前做盒飯時,只有固定的幾位白領訂飯,但後來,隨著口口相傳,生意日益紅火。自媒體人郝智偉分析了這種傳播模式:往往是一個人幫辦公室同事訂很多份,取的時候也只是一個人取,省去阿姨一一通知的麻煩。更有意思的是,在這一商務區工作的白領即便跳槽,也大多在該區域,於是,從一個樓 “跳” 到另一個樓時,也將生意也帶到了其他大廈。

那麼,“私房盒飯” 究竟安不安全 ? 品質如何 ? 上周日下午,記者以顧客的身份致電周阿姨,訂購第二天的午餐,獲悉主菜是糖醋小排,素菜還待定。 “ 你想吃什麼,阿姨可以幫你做。 ” 記者隨機點了清炒蘆筍,第二天的盒飯中果然出現了這一菜色,加上炒蛤蜊、糖醋小排、韭芽炒蛋三個葷菜,以及青椒胡蘿蔔炒茭白和油燜卷心菜,六個菜份量十足,味道堪比專業的盒飯送餐機構。

周阿姨說,有些顧客會提前 “點菜”,告訴她想吃什麼,她買菜時看到合適的便會盡量滿足,“但如果實在沒有合適的,就會尋找其他的替代,比如蘆筍,如果菜場裡的蘆筍都比較老,那我就會換成其他素菜。 ”

為保證食材新鮮,周阿姨的盒飯都是當天做、當天賣。每天早上 6 點,她便根據前一日訂單情況,去菜場完成一次大采購,回家後便開始忙碌地炒菜,中午十一點不到,騎著電瓶車從家裡出發,來到寫字樓前,告知訂戶下樓取飯,完成線下交易。周阿姨說,為了保證飯菜的品質,高溫天以來,她便會開空調燒飯,菜燒完後直接放空調間,“所以許多白領甚至會多買一份飯,把它放在公司冰箱裡,晚上加班時再吃,也不會壞掉。 ”

 

 

白領希望更多 O2O 解決用餐困難

據記者觀察,阿姨們盒飯的成功不僅歸功於物廉價美的特色及 O2O 模式,還有一招保持用戶粘性的 “秘訣”餐盒。周阿姨的盒飯通常都用專用的塑料餐盒包裝,記者拿飯時,周阿姨特地關照,再次訂飯時,一定要把這一盒子還給她再次利用,“這盒子通常用三個月就丟掉了,不會使用太久。”無形中,便使訂戶有了再次光顧的理由。

盡管 “O2O” 玩得風生水起,但周阿姨並不願透露每月淨收入,按照她的說法,多數時候訂單在 30 份,但也有少的時候,若按照每天接單 25 份來結算,一天的營業額便能達到 500 元,每月營業額便能輕松破萬元,淨收入至少也有數千元。

記者采訪過程中發現,對於這種新興 O2O,許多白領都表示支持,陳小姐告訴記者:“ 有時候我們整個辦公室中飯都是訂周阿姨的呢,吃得挺放心的,甚至比對一些飯店還要放心。” 訂戶們坦言,盡管 “阿姨私房菜” 並沒有申請任何衛生許可,但靠著口口相傳,用戶對阿姨們的信任度甚至高過對一些連鎖餐飲企業。

“ 以前微博上看到有個煎餅大叔,把原料都公開出來,轉發量有好幾萬呢。 ” 記者根據陳小姐的提示,尋到了 “華科南三門雞蛋灌餅” 這一微博賬號,看到 “餅叔” 曬出了自己准備原材料的照片,並直播從買油買菜到洗菜和面的全過程,讓同學們吃得放心。陳小姐說,顧客們期待更多 O2O 模式的送餐服務豐富白領午餐,減少排隊時間。

記者了解到,目前不少經營者都有自己的微博、微信等線上賬號,通過這些賬號與顧客進行互動,進行精准營銷已成為越來越多生意人的選擇,以上述 “餅叔” 為例,記者查閱發現,他已經通過買雞蛋灌餅發微博送火腿腸等活動開展線上業務,據悉 “餅叔” 還計劃開展微信訂單,做外賣服務。

 

業者評述:國內 O2O 才剛起步,企業還是個人都在摸索階段

無論是“阿姨私房菜”或是陳小姐所說的 “餅叔”,這種 “誤打誤撞” 形成的原生態 O2O 模式究竟是否成熟? 有沒有改進空間? 上海徐家彙商城集團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目前同樣在進行 O2O 的探索,該公司一位高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,最近一、兩年來,微博、微信等社交平台已經開始滲透國內的電子商務,通過社交平台完成信息傳播,再促進線下或者線上交易,也已有不少成功案例。但這種 “線上下單、線下交易” 的模式,卻並非真正意義上的 O2O。

該人士坦言:“真正意義上的 O2O 應該是線上與線下多個方面的融合,國外的超市在這方面已經能做得相當好了,比如用戶下載 APP 以後,平時便能收到超市的營銷活動,也能在線下單,而當用戶進入超市購物時,又會收到這款 APP 提供的附近貨櫃產品的相關信息,真正實現線上線下的互動。 ” 該人士指出,國外的 O2O 模式不僅推送信息,同時還能搜集用戶不同購買習慣的相關數據,借此提出提升購買體驗的解決方案。

“ 對阿姨們來說,微信、QQ 等線上工具只是一種信息傳播渠道,或者說是多了一種下單方式。 ” 該人士指出,‘線上下單、線下交易’ 的模式雖然看起來有線上線下的互動,但這兩者的融合不僅僅是這一個方面,目前,國內的 O2O 模式還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成功案例,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都在摸索階段。 ”

 

 

本文引用自 科技報橘 > Blog > 專訪與人物 > 用微信送餐玩 O2O (下):便當阿姨也變電子商務高手

創作者介紹

尼康數位科技有限公司 響應式RWD網頁設計, SEO網頁優化, Yndex俄羅斯關鍵字廣告, GOOGLE ANALYTICS分析教學

尼康數位科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